<bdo id="dcbgh"><sup id="dcbgh"><div id="dcbgh"><bdo id="dcbgh"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<input id="dcbgh"><address id="dcbgh"></address></input>
    <figcaption id="dcbgh"></figcaption>
      <abbr id="dcbgh"><ol id="dcbgh"><strike id="dcbgh"><aside id="dcbgh"></aside></strike><tt id="dcbgh"></tt><strike id="dcbgh"></strike></ol><thead id="dcbgh"><kbd id="dcbgh"><kbd id="dcbgh"></kbd><noframes id="dcbgh"><bdo id="dcbgh"><sup id="dcbgh"><div id="dcbgh"><bdo id="dcbgh"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      <param id="dcbgh"><form id="dcbgh"><mark id="dcbgh"></mark></form></param>
      <figure id="dcbgh"><code id="dcbgh"></code></figure><audio id="dcbgh"><ol id="dcbgh"></ol></audio>
        <dd id="dcbgh"><tfoot id="dcbgh"><table id="dcbgh"><mark id="dcbgh"><sup id="dcbgh"></sup><caption id="dcbgh"><rp id="dcbgh"></rp><ul id="dcbgh"><del id="dcbgh"><code id="dcbgh"></code></del></ul><thead id="dcbgh"><dl id="dcbgh"></dl></thead></caption></mark></table></tfoot></dd><keygen id="dcbgh"><kbd id="dcbgh"><ruby id="dcbgh"></ruby><td id="dcbgh"><acronym id="dcbgh"></acronym><q id="dcbgh"></q><table id="dcbgh"><meter id="dcbgh"></meter></table></td><keygen id="dcbgh"></keygen><i id="dcbgh"><bdo id="dcbgh"><embed id="dcbgh"><table id="dcbgh"><p id="dcbgh"><object id="dcbgh"></object></p></table></embed></bdo></i><video id="dcbgh"></video></kbd><dd id="dcbgh"></dd></keygen>
        突出中医中药网
        首页 --> 中医特色 --> 中医针灸 --> 针灸临床 --> 岭南陈氏针法治失眠案

        岭南陈氏针法治失眠案

        中医治失眠具有确切疗效,副作用小,特别是针刺治疗,如“岭南陈氏针法”,在继承传统针刺的基础上,在手法上实现无痛、准确、快速进针、防止污染等效果,从而让患者大大提高依从性。

        中医对失眠的认识

        失眠属于中医学“不寐”的范畴。关于它的病因,历代医家论述,各有所长。具有代表性的是明代张介宾在《景岳全书·卷十八·不寐》中所云:“一由邪气之扰,一由营气不足耳……”张氏之论较为确切实用,“心受外邪侵袭,失去对其他脏腑的指挥能力,继而出现不寐。营气不足(大病、久病、温热病、恶性病心营暗耗)减弱了与其他脏腑交通互助功能,主导功能继而无权,以致不寐。《内经》有“目不瞑”“不得卧”“不得眠”“多卧”等别名。

        目前对失眠的治疗方面,临床上还是主要的选择西医药物治疗,特别是在基层医疗单位,由于顾及西药的副作用,同时许多医生常对失眠不作处理,这样做会造成不利的影响,患者的生活质量、认知功能明显受损,且和抑郁症、创伤后应激障碍以及其他许多疾病的发生有关,但服用西医常用的安眠催眠药物,可导致明显的临床副作用。

        中医具有确切疗效,副作用小,特别是针刺治疗,如“岭南陈氏针法”,在继承传统针刺的基础上,在手法上实现无痛、准确、快速进针、防止污染等效果,从而让患者大大提高依从性;在补泻上创造出分级补泻法,让不同体质失眠患者实现补泻的量化操作;同时针刺时采用导气手法,飞经走气,气至病所,从而大大提高临床疗效。因此只要充分掌握岭南陈氏针法的针刺要领和相关的辨证理论体系,其疗效比其他疗法具有较明显优势,因此是一项值得基层医院推广的中医特色诊疗技术。

        案例1

        罗某,女,20岁, 因“入睡困难2年,加重1月”就诊。患者近因受惊后出现心悸,遇事善惊,气短倦怠,睡不宁加重,梦多,易于惊醒,小便清长,舌淡,苔薄白,脉细。

        诊断:不寐(心胆气虚型)。

        治则:益气镇惊,安神定志。

        主穴:神门(左)、安眠(左)、内关(右)、阴交(左)、足临泣(右)。

        治法:内关(右)、足临泣(右)用补法,进针得气后,运针以慢按轻提为主,配合小角度捻针;余穴用平补平泻法。留针20分钟,足临泣(右)照磁灯,在留针期间每隔10分中运针催气,以加强经络气血调和。

        耳穴贴压:心、胆、神门穴,以王不留行籽贴压。嘱患者自行按压穴位,每日5~6次,每次10~15分钟,睡前宜久按压。每天治疗1次。

        第2日二诊:患者入睡困难明显好转,多梦较前减少,易惊减轻,每晚可睡5~6小时,舌质淡,舌苔薄白,脉细。

        取穴:百会、安眠(右)、神门(右)、内关(左)、足临泣(左)。针刺足临泣(左)时,进针得气后,运针以慢按轻提为主,配合小角度捻针。余穴刺法,平补平泻。留针20分钟,足临泣左照红外线灯。

        3~6诊(分别是3~6日):患者面露喜色,诉眠佳,每晚可睡6~7小时,舌淡红,苔薄白,脉缓。辨证交替选神门、内关、安眠、足临泣、心俞胆俞肝俞

        7~10诊(分别是7~10日):患者神清气爽,喜诉夜可宁睡,神疲、心悸、善惊改善,舌脉平。为巩固疗效,仍旨原意,隔日1次,再经1疗程针治后,诸症平。

        按语:患者本次发病是因受惊致心、胆经气失调,心虚则神不内守,胆虚则少阳之气失于升发,故遇事易惊,神魂不安,导致失眠加重。治疗以益气镇惊,安神定志为原则。神门为心经原穴,针刺之可益气镇惊,安神定志;三阴交为足三阴经交会穴,可调理脾肾气机,使三阴之经得以平衡而协调阴阳,如《针灸甲乙经》说:“惊不得眠……三阴交主之”;内关为心包经之络穴,具有宁心安神之效;安眠为经外奇穴,具有宁心安神之效。足临泣为胆经俞穴,具有镇惊之功效,辨证交替选配有关背俞,诸穴合用,可收安神益智之效。治疗期间嘱患者注意调理神志,合理生活作息,增加户外运动,可收事半功倍之效。

        案例2

        梁某,男,27岁, 因“入睡困难4年,加重1周”就诊。诉于1周前因工作劳累,出现入睡困难、多梦易醒、每晚可睡3~4小时、醒后自觉头部胀痛、神疲肢倦、纳呆、舌质淡、舌苔薄腻、脉稍数。

        诊断:不寐(心脾两虚型)。

        治则:健脾益气、养心安神。

        主穴:神门(左)、三阴交(右)、安眠、足三里(左)、内关(右)。

        治法:三阴交右、足三里左、内关右用补法,进针得气后,运针以慢按轻提为主,配合小角度捻针;余穴用平补平泻法。留针20分钟,足三里左照神灯,在留针期间每隔10分钟运针催气,以加强经络气血调和。左右交替取穴,连续针刺3次,日1次。耳穴贴压:心、脾、神门穴,以王不留行籽贴压。嘱患者自行按压穴位,每日5~6次,每次10~15分钟,睡前宜久按压。

        第2日二诊:患者入睡困难明显好转,每晚可睡6~7小时,舌质淡,舌苔薄白,脉细。取穴:百会、安眠右、神门右、内关右、照海左(用补法)、阴陵泉右。针刺照海左时,进针得气后,运针以慢按轻提为主,配合小角度捻针。余穴刺法,平补平泻。留针20分钟,照海左照神灯。

        第3日三诊:患者神情舒缓,面露喜色,眠佳,每晚可睡7~8小时,舌质淡红,舌苔薄白,脉缓。取穴:安眠左、足三里左(用补法)、三阴交右。针刺足三里左时,进针得气后,运针以慢按轻提为主,配合小角度捻针。余穴刺法,平补平泻,留针20分钟。

        第4日四诊:患者神清气爽,喜诉夜可宁睡,舌脉平。为巩固疗效,仍旨原意,隔日1次,续治疗3次后,诸症平,病愈矣。

        按语:患者本次发病是因劳倦太过伤脾,脾气虚弱,运化失调,气血生化乏源,不能上奉于心,心神失养而致不寐。脾虚运化功能减弱则出现纳呆。治疗以健脾益气,宁心安神为原则。神门为心经原穴,针刺之可益气镇惊,安神定志;三阴交为足三阴经交会穴,可调理脾肾气机,使三阴之经得以平衡而协调阴阳,如《针灸甲乙经》云:“惊不得眠……三阴交主之。”安眠穴为经外奇穴,具有宁心安神之效。辨证交替选用上穴,可收安神益智之效。治疗期间嘱患者注意调理神志,合理生活作息,增加户外运动,可收事半功倍之效。

        案例3

        李某,女,45岁, 因“反复出现入睡困难2年,加重3月”就诊。病始于工作劳倦后渐现入睡困难、睡后易醒、多梦等,伴神疲、心悸、夜尿频、腰酸耳鸣、劳累或思虑过度时加重,每晚仅睡2~3小时,舌边尖红,少苔,脉细数。

        诊断:不寐(心肾不交)。

        治则:滋阴降火,交通心肾。

        主穴:三阴交(左)、内关(右)、安眠(左)、太溪(左)、照海(右)。

        治法:三阴交、内关、安眠用平补平泻法;太溪、照海用补法,每日1次,每次留针20分钟,10次为1疗程。耳穴取:心、肝、肾、神门,左右交替取穴,以王不留行籽贴压。嘱患者自行按压穴位,每日5~6次,每次3~5分钟。

        第2日二诊:患者入睡困难、多梦、口干等症状好转;纳可、大便干、尿频减,舌质淡,舌苔薄白,脉细。按前治则选三阴交(右)、安眠(右),加心俞、肾俞,以加强降心火、滋肾阴的作用。

        3~6日三到六诊:患者神情舒缓,眠可,尚多梦,每晚可睡7~8小时,五心烦热、口干等阴虚症状续改善,舌质淡红,舌苔薄白,脉细。论治合度,按首诊辨证选穴。

        7~10日七到十诊:患者神清气爽,喜诉夜寐良好,五心烦热、口干等症状明显改善。

        休息一周后继续按原治则交替选穴,隔日1次,从第2疗程后,诸症平,病愈矣。

        按语:病始于过度劳倦,加之更年期将至,肾阴耗伤,阴衰于下,不能上奉于心,水火不济,心肾失交而不寐。治以滋阴降火,交通心肾为主。内关为八脉交会穴,通于阴维脉,可泻心火,宁心安神;安眠为经外奇穴,为治疗失眠的经验穴;三阴交,为肝、脾、肾三经交会穴,可调理肝、脾、肾;太溪、照海,太溪为肾之原穴,照海为八脉交会穴,通阴跷脉,起滋阴降火的作用,心肾得通,阴阳调和,故病可愈。在施治期间,嘱患者注意劳逸结合,作适当户外活动,饮食宜清淡,勿食辛辣。

        专家免费咨询热线:010-84132590(咨询时间:上午8:30-下午5:00)

        本页关键字:岭南陈氏针法  中医治失眠  不寐 免费索取疾病资料

        上一篇:用针之类,在于调气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

        >> 返回针灸临床页面    >> 返回首页

        >> 更多请点击扫描二维码 轻松关注 您感兴趣的中医微信号

        图片文章

        特别链接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

        健康网站

        合作网站

        关于我们 | 投稿启事 | 联系方式 | 人才招聘 | 投稿反馈 | 申请合作 | 友情链接 | 中医问答 | 网站导航 | 精彩图文 | 精彩专题 | 高级搜索
       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
      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
        Copyright © 2003-2018 zhzy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客服热线 010-84132590
       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投诉电话:010-84132590 举报邮箱:tousu@zhzyw.org
        版权所有:突出中医中药网
        中医保健
        中医特色